2017年2月24日

棉家傳奇 3-1 - 萌芽(上)


事隔4年半,我更新了棉家本家,而且居然改朝換代了,我不敢相信我居然步入了3字頭,雖然花了異常久時間進入就是XD


雖然名義上這是3-1,但這回其實是費黛的故事。

因為看到安德烈我的少女心就會莫名其妙爆發,所以這篇是……少女漫畫畫風。因此,堂堂3-1的封面居然是野男人登上,即使是安德烈,但依舊是野男人辣!(欸

然後,沒錯,我這篇文要貫徹這個原則:

不搞笑!0吐槽!供免錢狗血無限量!
……盡量貫徹啦。(欸      

以下就是正文囉。




這是一個風和日麗的初秋下午。



賽樂絲會這麼說是因為早上他們到大學時的宿舍……基於技(天)術(神)原(無)因(能)還沒蓋完。(不是說不搞笑嗎


咳,在SCIA負責人的關切後,工程迅速的在半天內完成,所以棉家四人下午順利入住。


在笨蛋情侶開始拉普拉普的同時,芙蘿突然驚叫一聲。





望著將自己的興奮之情顯露無疑的家人,身為大姊的費黛,



有點小小無奈呢。




這時候放三代的人物資料再適合也不過了,呀比。


三代大姊費黛莉亞,也是本章的女主角。享樂期望配上她的愛玩十以及天賦興趣(遊戲)超合XD。



三代的主人公,雖然在這章幾乎沒戲份啦。


芙蘿的終身心願我並沒打錯,我在修人物介紹時赫然發現芙蘿的終身心願變成傳媒大王了。


看到她的終身心願我嚇到跑去翻我之前的舊圖片,想說到底是我這天神太失職還是EA在搞我,

事實真相是EA確實在搞我

重點是其他人的終身心願都沒變。我當初看到芙蘿的終身心願是名廚時我確實很不爽(因為跟寶兒重複),但是我最後還是欣然接受沒有用超能電器改
芙蘿妳會讀心嗎?這是妳的體貼嗎?這體貼來得太晚了
所以就……算了,就當作是芙蘿決定開拓屬於她的道路好了,反正哲學系剛好是兩項職業都能讀的科系


然後,是的,沒錯,她的副期望是烤起司三明治。
要怪就怪到底吧。可惡啊,只會做烤起司三明治的大廚感覺就超有梗的說(不要再念念不忘了



賽樂絲超可愛,又是三代小妹,妹屬性,狄恩當初真的生錯性別了。



這傢伙只是順便的。(欸

特瑞納感覺挺有故事的,從一個有潔癖的自閉鬼變成很外向的髒鬼感覺就有很多故事可以寫,可惜你被賽樂絲訂走了,如果你當初被芙蘿看上我說不定還會替你寫故事,分家?我本家都顧不了了顧你幹嘛˙_>ˋ(特瑞納:幹

啊對了,我用超能電器整了他上唇,一號臉男生在青少年薄上唇還算能看,但轉到成人我就、no速了。ㄏㄏ。反正他的基因依然是薄上唇嘛,沒差啦,跟賽樂絲生的孩子一定得取代der(欸

好了,很出戲的人物介紹結束,讓我們回到主線去ㄅ。




當天晚上,老樣子由芙蘿掌廚。






就這樣,晚餐就在歡樂、八卦(與驚嚇)中度過了。




過了幾天,正式開學,



聽到了熟悉的聲音,費黛轉過身子。




遇到許久未見的安德烈,費黛高興地跑向他。










安德烈進到教室後發現無論是教授還是學生都不在。


於是,他放心地靠上了門,



喃喃自語。




時序慢慢進入到了初冬。


而安德烈也一如往常的送費黛上課。這天早上也不例外。




(費黛那格我少打了一個「嗯」字。)

看安德烈稍微反常的態度,費黛感到不解。



抱著滿頭問號,費黛進入系館,但印入眼簾的卻是她的兩個損友。




在她們談話的同時,有人在轉角偷聽著。


原來是她們的同班同學,露絲。



在她的腦中,似乎有什麼想法。




另一方面,有鑑於安德烈是專程送費黛上課,而自己下午才有課,所以他跟幾個同學一銅在圖書館溫習。


……算是在溫習吧。同學溫習八卦倒是溫習得很開心。



無論如何反駁,同學依然故我,開心地打趣他。



只剩下一個辦法。


那就是,


直接在圖書館爆發。

不知是幸還是不幸,同學提醒安德烈,他們正在圖書館。


但還是引起了別人的注意。


……看來同學講八卦時也沒意識到他們在圖書館,讓當事人之一聽到了對話呢。




到了下午,費黛也下課了。

但是,不知為何,學姊居然要找她。




展示廳是系上人煙最稀少的地方,有什麼話不能直接說,要特地到那說呢?費黛想著。


但是她依然溫順地答應茱莉亞的要求。



到了展示廳,


茱莉亞自顧自地站在窗前不發一語。



冷不防地,茱莉亞轉過身。


這意外的一句話讓費黛更加理不出頭緒。


茱莉亞靠近費黛,並且,


打了她一巴掌。




正當氣氛白熱化之時,


露絲闖了進來,警告茱莉亞。



因為自己的計畫被破壞,茱莉亞逼不得已只好稍微警告費黛。






聽著茱莉亞的腳步聲逐漸消失,




在感受臉頰熱辣的同時,費黛想到了一個計劃。




下午的那場混亂並沒有影響到費黛等安德烈的打算,她依然在約定的時間及地點等著對方。





安德烈馬上猜到了所謂的「衝突」是怎麼回事。


不等安德烈說完,費黛強硬地打斷他。




望著彷彿變一個人的費黛,安德烈並不是不意外的。


費黛並不打算繼續這個話題,


相反的,她擺出了平常的開朗表情,彷彿臉孔的腫脹不存在似的。




到家迎接費黛的,是層層的擔心。




面對胞妹與堂妹的關懷,


費黛一貫的大姊個性跑出來安撫她們。




狄恩家。


蘿西正在跟費黛通電話。


掛了電話,蘿西走近狄恩,對他撒嬌。






SCIA負責人的魄力是不容質疑的。




同天深夜,芙蘿一如往常地照顧著她的花花草草。



……並且像個變態一樣對著她的花草說著一些更變態的話。

天幸這時響起了敲門聲,打斷了芙蘿的發言。


……算是、吧。






當然,芙蘿是不會在姊姊面前展現自己變態的一面,於是她坐到了電腦桌前。

但是,好景不常,


(費黛第一個對話框缺了「植物」兩字。)

費黛一直都知道事實真相呢。



費黛坐在陽台的長椅上,不發一語。



望著夜空,


她的心中,彷彿有什麼東西,萌芽了。



。接續(下)

沒有留言: